貿易爭端升級,市場動盪加劇

首先,中美貿易摩擦又“升級了”推翻了之前談好的一切,美國步步進逼,勢要中國屈服;中國不甘示弱,反戈一擊,勢要以戰止戰。


當地時間6月15日,美國政府宣布將對從中國進口的約500億美元商品加徵25%的關稅。隨後不到6個小時,中國就採取反擊行動,宣布將對原產於美國約5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25%關稅,其中545項約340億美元商品,將於下月6日起實施,其餘商品加徵關稅的實施時間則另行公佈。而最新消息,特朗普政府將再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。

太平洋上方的空氣再次緊張起來......

與此同時,美國的忠實盟友們也從觀眾轉變為局內人:加拿大,墨西哥,歐盟,一個不能少。


早在特朗普競選總統時,就對“北美自由貿易協定”表示了大大的不滿,當上總統後更是要求與加拿大,墨西哥重新協商,而協商結束後,又威脅要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。現在呢,以國家安全為由,徵收兩國的鋼鋁關稅。


特朗普的行為傷害到了保持200年和平關係的加拿大,也觸及到美國勞動力主要來源的墨西哥。


北美大陸也是大寫的尷尬......

歐盟,在貿易關係上與美國有著各種各樣的“新仇舊恨”。

ADVERTISMENTS


今日美國的繁榮靠的就是歐洲移民,百年來兩岸關係緊密。特朗普上任以來,卻對歐盟的貿易逆差耿耿於懷,尤其是對德國。他威脅要向歐盟的汽車增加關稅,這對德國的汽車製造商產生嚴重影響。對法國也是吵得不可開交,法國總統馬克龍試圖勸阻特朗普徵收關稅的決定,但是特朗普不聽勸,還是對整個歐盟徵收了鋼鋁關稅。這也引起了歐洲大陸的強力反彈,歐盟一致通過對美國商品加收關稅。


大西洋的友好氛圍受到了影響?

其實美國是自由貿易最大的受益者,幫助了美國更快地發展,然而當下的行為無疑更加孤立了美國。同時美國的一意孤行造成了極大的不確定性,無論是政治,經濟還是金融領域。


政治方面,特朗普受到國內外的指責,國內的議員民眾,黨內人士紛紛表達了不滿,認為特朗普的政策有損美國利益,尤其在中東,亞洲等關鍵地區需要盟友們的支持;而歐洲近年來民粹主義盛行,其標榜平民執政,甚至認為歐洲政治應當脫離美國的影響,歐洲當局本次處理貿易戰問題的立場顯得很重要。


經濟方面,全球經濟正在從十年前的金融危機中恢復過來,仍處很脆弱時期,貿易戰曠日持久下去,不但會侵蝕掉經濟成果,還會再次引發金融危機,甚至引發戰爭風險。


近期全球股市的不穩定已經反映出投資者對貿易戰的擔憂,作為核心配置資產,股市的震動還波及到大宗商品和外匯市場,市場波動率顯著上升。美元呈現上漲,但主動買盤算不上很明顯。


市場的劇烈動作蘊含著巨大的風險與機會,如何規避不確定性,何時出手擴大戰果,這考驗著每一個投資者。

(本文由IG集團旗下外匯資訊教育網站DailyFX高級分析師Arthur Zhang撰寫)